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中国故事 | 乡村校长王力辉:用不浪漫的勤恳,办好“家门口”的学校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邓晓婷 | 时间: 2021-05-25 | 责编: 曾瑞鑫

用“纯粹”这个词来形容王力辉,或许还不够立体。他代表着中国农民的大多数,黝黑的皮肤和手指间微嵌的泥土是他常年务农生活的反映。他买不起城里的房,一家六口还蜗居在山里。在他的朋友圈,有许多自创的诗词,而一半的内容都在记录日复一日的辛劳耕作。他怜惜每一株植物,常常抱怨天公不作美。

但作为一名校长,他仪表端庄,素朴持重,净朗的言辞间没有半点精于世故的影子。二十多年来,从任教到管理,王力辉尽其所能,将祖山镇山神庙小学一步步建设成了他心目中的模样。这期间或许并没有什么超前的教育理念作为指引,他只是把学生和教师的成长装在心里,再勤勤恳恳地去做,去实现。

今年,第五届“桂馨·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正在筹备举办,我们随桂馨基金会来到青龙县祖山镇山神庙小学,与王力辉校长一起谈谈他的教育故事。

在青龙县祖山镇山神庙小学,有一座全新的人工草坪足球场。标牌上写着一行颇为惹眼的字——“鹿晗工作室捐建”。2018年,鹿晗工作室通过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了解到山神庙小学的困难,并出资捐建。之后,王力辉又联系到鹿晗的粉丝,陆陆续续收到了足球、球鞋等体育用品。

鹿晗工作室捐建的足球场

和县里其它学校相比,山神庙小学设施完备,校舍、校车、食堂一应俱全。校长王力辉任职的这些年,为了给学生们营造更好的条件,任何的受捐渠道,他都会积极争取。也因此,他在师生们中间得了一个“化缘校长”的外号。王力辉并不抵触“化缘”这个词,于他而言,他的人生就是在一次“平凡”的帮助中,获得了转机。

“我就像路遥写的孙少平”

路遥《平凡的世界》曾影响了一代人,书中的主角孙少平,虽出身贫寒,却一心向学。王力辉觉得,路遥写孙少平,仿佛就在写自己。

“王校长和我一样,他父亲也是在他14岁时就去世了。”谈及王校,这是杨丽芸老师的第一句话。刚升初二那年,王力辉的父亲病逝,以致家里外债累累。“那时我就动了一点小心思,觉得自己可以去外面打工来缓解经济压力。”

辍学后的第三天,班主任郎老师和教导主任便找到王力辉。在农村,劝慰一个辍学的孩子重新燃起生活的热情,无外乎是让他好好学习,将来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但如果没有这些素朴的希望和鼓励,很难想象有多少孩子将失去受教育的机会。

受访中的王力辉

重返校园的王力辉,仍然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由于付不起住宿费,他只好和在果山当技术员的亲戚挤在一处窝棚里,每晚就着煤油灯看书学习。一个月后,郎老师得知了王力辉的处境,于是他和教导主任一起带着班里的学生把王力辉接到了学校校舍,除了免去住宿费,郎老师还写了一封诚恳的倡议书,希望全校师生能够帮助王力辉渡过难关。

王力辉回忆,那时一名代课老师的工资一个月只有三四十,正式老师的薪酬也只有一百多,每个人的生活压力都很大。正因如此,这次捐助不仅在王力辉心里种下了一生的恩情,更促成了他人生的转折。对于一名还处在青春期的少年,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窘迫的家境,多少是有些难为情的,王力辉也不例外。但他深知,只有好好读书,才能不辜负所有人的关怀和期望。

其实王力辉的成绩在当时并不优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能算中下等。“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到了初二下学期,我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升。”因为一次辍学,王力辉体会到了教师的“伟大”,在他心里,老师们无私地劝学与帮扶,点燃了自己要成为一名师者的渴望。

2011年7月,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到山神庙小学开展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于是在报考志愿时,王力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师。1998年,学有所成的王力辉和他的同窗面临工作分配,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更好的学区,而王力辉则力争并顺利地回到了山神庙。由于工作出色,2007年,校领导想提拔王力辉做教学副主任,但在资历上,候选人必须有外校工作的经验才符合条件。

一心只想留在山神庙小学的王力辉对领导提出要求,调任可以,但时间不能超过一年,为了不离开山神庙,他甚至想着,或者干脆别升职。2008年,完成调任任务的王力辉回到山神庙小学,他终于可以安心地扎根在自己“家门口”的校园里。

于孩子,小事从来不小 

“根基不牢,地动山摇”,王力辉常常把习总书记的这句话挂在嘴边。小学是人生的奠基,一件小事,一句无心的话,都可能在孩子的心里产生长远的影响。王力辉觉得,教育这件大事,无非就是六个字:教好书,育好人。

在所有学科中,王力辉最喜欢教的科目是语文。“只要不进课堂,就会脑袋空空。”自担任校长后,王力辉的精力基本都放在了管理上,为了保持教育的敏感性,他还是坚持要进课堂。

对于王力辉的要求,排课老师很直接地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觉得我平日里有各样的事情和会议要处理参加,这样一来,课堂的连续性会中断,会耽误学生的学习进度,甚至影响考试成绩。”同事的担忧也不无道理。

王力辉的道德与法制课堂

权衡之下,2014年,王力辉开始任教品德与社会课(也即现今的道德与法制)。走访当天,我们跟随桂馨基金会正好旁听了一节课,课堂上的王力辉,无疑是一名好老师。讲到资源浪费和环境保护问题时,课件PPT里出现的全都是学生们熟悉的事物:有他自己在相关会议上的合影、有祖山镇正在建设的风力发电厂……

课堂与生活相联结的小事更能触发学生的热情,他向学生提问:“你是如何知道附近在建风力发电厂的?”“是我爸告诉我的”,学生的回答虽直白可爱,但也达到了一定的教学目的。德育本身,就是要从了解身边做起。不仅如此,王力辉还会让学生将课堂上学习的知识教给父母,“回到家告诉你的父母了吗?”这是他在课堂复习时常问的一句话。

实践基地低调生长的桔梗

时值春夏之交,校园内的劳动教育实验田里,桔梗在低调地生长。原本学校想在这片空置的农田新建幼儿园,但考虑到电线安全隐患,加之综合实践课程在全国的大力推行,于是这片农田就变成了学校的综合实践基地。

“农村不像城里,城市的实践活动多种多样,可以去做社区服务,去敬老院等等。我们只能通过现有的土地资源,来进行相应的劳动教育。在基地里,学生可以体会到劳动的不易,可以做数学测量、写劳动日记、知晓农作物的生长特性。”

实践基地的工具库

在王力辉看来,实践基地不仅响应着时代教育的发展,也的的确确能提高学生的认知和实践能力,就算哪一天真的有学生选择去务农,他们也需要有与时俱进的知识储备来做支撑。

2014年,在基地创立初期,内外都有一定的阻碍。一方面老师们有怨言,除了正职的授课任务,食堂、校舍都需要兼职来管理,基地无疑会消耗更多精力。另一方面,农村的家长在思维意识上还不够开阔,担心额外的劳动会影响孩子的成绩。尽管如此,王力辉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动员了全校师生。

2019年6月被评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示范校

一开始,这片“生态智慧小农场”主要种植如土豆、大葱、韭菜、白菜等蔬菜供食堂使用。2017年,在滋根组织的公益帮扶下,学校开始把农场作为可持续发展项目中的重要类别,种植种类又扩展到了药材、山野菜等。

2019年,这片实践基地逐渐获得了国际影响力,接受了国内外专家的考察;2019年6月,学校被评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示范校”;2020年,学校为了更加系统地教学,还专门印刷了校本课程《探秘多彩的校田植物》,供三至六年级的学生试用。

丰收节成果展

《探秘多彩的校田植物》是一本非常实用的校本教材,教材里对每一种植物都从“总体介绍”、“栽培技术”、“主要价值”、“植物文化”、“食用方法”、“实践拓展”等维度来拓宽学生的思维。

学校的会议室里,堆放了满屋子的课程材料和计划手册。除了特色教材《探秘多彩的校田植物》外,还有《可爱的家乡山神庙(上下册)》、《贴画》等校本课程。

活动室的贴画墙

“如果你想知道山神庙地名的起因,请看《山神庙地名的来历》;你若想了解中华人引以为傲的万里长城的壮美和山神庙这一段长城美丽的传说,请欣赏《极具神秘色彩的“媳妇楼”》、 《长城上的“金飘带”》……”这是《可爱的家乡山神庙》校本课程的节选片段。

直面每一次难关

在王力辉的带领之下,山神庙小学逐渐在趋近他心中好学校的模样。王力辉很感谢老师们的踏实共进,除此之外,社会公益组织的力量,也为山神庙小学带来了不小的资金支持。

对于乡村学校而言,当地教育局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拨款,每个学校都有对口的帮扶机构。但之于学校的日常开支和进一步的运转提升,资金却远远不够。2015年,王力辉从前的学生暴国庆联系到他,并通过自己所在单位“纯艳教育”的一次公益活动,联合“924欢乐调频”、“最美中国字”等机构为山神庙小学捐助了大量的图书。

学校图书室

2017年前后,王力辉通过市教育局认识了滋根组织,滋根给学校捐了20多万;2018年,鹿晗工作室捐赠了24万;2019-2021年,其它基金会也在持续跟进资助项目……随着学校的条件逐渐向好,王力辉在欣慰之余压力也随之而来。目前,山神庙小学是全县乡村小学里唯一一所拥有标准化足球场的学校。而令王力辉犯难的是,学校27名教师中,却没有一个专职的体育老师。

“足球场建好后,王校长想了很多办法,在外校专门请了兼职的足球老师,中途也换了好几个,师资的问题一度让他很头疼。”在高艳秋老师眼里,王力辉是一个坚持的人。即便他也会向同事们吐苦水,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

为了能让学生们上好足球课,王力辉还抽时间向兼职老师请教足球技法,但术业有专攻,对于没有基础的人来说,要在短时间内练就教课水平,几乎不可能。由于兼职老师在其它学校也有全职授课任务,时间上常常无法调配,王力辉又去秦皇岛足球俱乐部请了教练。“我并不是说一定要让学生习得多么专业的技术,只是想让乡村的孩子能够接触到这项运动,多激活他们的体育细胞。”

山神庙小学操场

除了体育老师外,音乐老师也是一个缺口。目前全校师生的音乐课,都由一名从幼儿园借调的女老师担任。一谈及师资,王力辉就愁容满面。他特地让桂馨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去听了一堂音乐课,他目的单纯,只想听听他者的意见,并对不足之处进行弥补。

采访间隙,王力辉想到了他班里的学生并没有收集废弃的矿泉水瓶,他有些遗憾,因为孩子们又错过了一次实践写作的机会。

“王校是个挺纯粹的人。”桂馨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这样评价王力辉。虽然和他只有短暂的相处,仍然能感受到某种质朴的性情,无论对学生、老师,还是外部的人际交往,王力辉都显得简单而真诚。这或许和他常年务农的踏实性格,并爱惜每一寸草木生命息息相关。

“不浪漫”的勤恳

“城门起火,殃及池鱼。几年心血,化作碳灰。”这是王力辉微信朋友圈里最新的一条动态。对于朋友们的关心,他作了统一回复,原来是邻居的田地起火,他家里的栗子树也被烧毁了四五棵,凌晨一点得知消息后的王力辉感到很心痛。

工作之余,王力辉最钟爱的事情,就是种植。“我们家承包了三四十亩荒山,种有一千五百多棵栗子树,还有三百多棵核桃树、枣树、桃树等。”王力辉说,干农活、种植果树能缓解很大的精神压力,这些体力劳动能让他迅速地调整状态,排遣烦忧。

“热爱劳动是一种美德,闲暇之余干干农活总比无所事事东游西逛强。同时,种树和育人是有相同的道理的。”他曾写过一首打油诗:“十载种树木,百年育人才。不洒辛勤汗,花朵难自开。”

王力辉家承包的荒山

王力辉家庭美满,妻子在学校的食堂工作,两个女儿一个在县里上八年级,另外一个在自己所在的小学上一年级。但或许外人很难想象,全校只有四个人没有在市里买楼房,这四个人当中,校长就是其中一个。

一方面由于经济压力,一方面要照顾老人。王力辉一家至今还和父母蜗居在山里的老房子里,父母住一间,他们四口人挤一间。

“爸爸,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房间?”大女儿时常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每次女儿这样问,王力辉都会劝慰她,要独立的房间很容易,打一个隔断就好,但她希望女儿能多和自己的母亲相处,有什么问题母女间能够多沟通。

“父母年纪大了,他们故土难离,作为晚辈,我们也要理解他们。”每周五,王力辉都会回家替老人分担一些家务,他很少说自己孝顺,在他心里,尽到一份责任是应该的。

平日里,他和妻子刘金凤分别住在学校的男女宿舍。和妻子分开住,也是为了避免不占用其它老师的住宿条件。妻子刘金凤是个腼腆的人,在她心里,王力辉虽不浪漫,但老实、勤恳,有责任心。

十多年前,由于家境贫寒,老师的收入低微,王力辉的恋爱路也因此受阻。“那时大多数的女孩子都愿意嫁给铁矿工人,他们有家属院,工资是我们的三倍多……”在一次邻里的闲聊中,王力辉的姑姑一边做粘豆包一边感叹侄子至今还单身,一位邻居当时就说:“把我们家的女儿给你”。原本以为是一句戏言,但邻居果真看重了王力辉的踏实,并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了他。那位邻居就是如今王力辉的岳母。

踏实的心性是王力辉一如既往的品质。“其实我在生活上是个安于现状的人,对人生并没有太大的规划。在工作上,我唯一想的,就是不忘师恩,牢记初心。”王力辉说,他只想留在山神庙小学,把“家门口”这所学校办好。

待我们离开时,王力辉陆续收到了几份快递。他给学校老师每个人都买了礼物——每人一本关于教育的书。

桂馨基金会简介:桂馨基金会是一家成立于2008年11月,关注中国发展中地区基础教育的公益慈善机构。基金会遵循平等、互助的原则,以务实和专业的方式,致力于中国贫困地区教育环境的改善,促进教育公平与可持续发展。基金会专注发展中地区儿童阅读成长、青少年科学教育和乡村教师群体的关注和支持,形成了桂馨书屋、桂馨科学课和桂馨乡村教师支持三个核心公益项目体系。桂馨基金会运作规范、透明,中基透明指数(FTI)连续9年满分,获“自律透明榜样奖”,连续两年获评慈善透明榜样,荣获第七届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组委会奖,获评5A级社会组织、北京市社会组织示范基地、中国慈善榜基金会(非公募)榜单TOP50、中国慈善信用榜TOP30等荣誉。

“桂馨·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 “桂馨·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简称“南师计划”,原南师奖)是已故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生前捐资发起,2012年10月由桂馨基金会与南怀瑾文教基金会设立。南师计划关注乡村教师群体,以弘扬师德精神、倡导有价值的教育实践与创新为目标。2013年实施了首届评选,至今已举办四届,共60位优秀乡村教师入选。“桂馨·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致力于成为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民间教师支持项目。